天下诗歌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474|回复: 1

短文《飘扬在汶川的五星红旗》投稿

[复制链接]

0

主题

0

好友

0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在线时间
3 小时
威望
0
金钱
0
贡献
0
最后登录
2008-7-2
注册时间
2008-6-23
帖子
4
精华
0
积分
0
UID
27
发表于 2008-6-23 19:05:59 |显示全部楼层
飘扬在汶川的五星红旗

四川/冉启成

大地5.12汶川无情的颤抖,让山河崩裂,房屋摧毁;让道路阻塞,人神共悲。瞬间,大地天昏地暗,多少家人生离死别,幸福美好生活转眼即逝。瞬间,大地疮痍,恐惧笼罩,自然无情的变脸,让多少同胞蒙难,让多少同胞悲痛难言。五月的汶川,这痛,我们撕心裂肺;这哀,我们无法言说。那一刻,多么渴望上帝的笑脸;那一刻,多么渴望大地停止制造这巨大的苦难。
地震后短短的时间里,同胞们关注的目光很快随新闻报道聚了过来,无数双援助的手伸了过来。也是在第一时间里,我们看到了现场指挥抗灾的省长、书记,我们看到了从北京飞来的总理,我们看到了第一时间赶到救援的英勇的人民解放军。人们痛苦绝望的心中亮起了温暖的火苗,人们哀伤无助的心看到了希望。啊,这是上帝的身影,这是爱之神、拯救之神的身影。废墟中举起的手抓到了依托,黑暗中的人看到了生的希望。
很快,援助的手在灾区凝聚,华夏同胞的心在凝聚,爱——大爱在凝聚,多少人性的光芒在闪耀。大自然无情,人有情。大爱无边,力量无穷,战胜灾难的信心无限。大灾难中,我们看到了汶川同胞挺立的脊梁,我们更看到了华夏民族高高挺立的脊梁。总书记来了,无数志愿者来了,中央的领导都来了。这是爱的洪流,这是伟大民族力量的海洋。
黑色悲伤的五月,汶川同胞蒙难,举国哀痛,炎黄子孙同洒悲痛的泪水。五月的汶川,无数关切的祝福,无数奔跑救援的身影,无数感动的泪水一同流淌。在汶川抗震救灾的人民子弟兵越聚越多,党员、各级干部、全国各地的志愿者纷纷奔赴抗灾第一线,抗震救灾的力量的力量越聚越强大。透过无数感动的一幕幕,我们看到了中华民族战胜灾难的英勇无畏和力量。汶川同胞啊,你们的灾难就是华夏同胞的共同灾难,你们的痛也是全国人民的痛。
在五月的悲痛中,更可喜的是,透过无数感动的一幕幕,我们也看到了汶川同胞抗灾自救的信心,也看到了他们在悲痛中振作起来重建家园的决心。在电视机前的多少个日夜,我们的心被爱的力量温暖,我们也被汶川同胞的抗灾自救的信心温暖。“我们不等不靠”、“我们不光依靠国家”、“我们还有一双自己的手”。。。。。。多么朴素的语言,多么富有感激之情的语言,多么自信的笑脸。我们看到了汶川灾后重建的希望。
五月的汶川,虽然瞬间家园丧失,但人们从废墟里,看到了大难中的大爱,看到了民族力量空前的凝聚。当我们看到五星红旗高高地飘扬在灾区前线的上空时,我们的心更是无比的激动,无比的温暖。那一刻,我们看到的五星红旗更是分外的鲜艳,更是分外的耀眼。
汶川大地震,举国哀痛,华夏同悲。大灾有大爱,这大爱也许就是民族精神凸显和凝聚的力量,这也许就是代表中华民族的国家的力量。废墟上空飘扬的五星红旗啊,在灾难的汶川大地上,您真的是分外的鲜艳,分外的耀眼。让我们在高高的红旗下,用民族脊梁共同挺立,用爱共度灾难,用希望共建美好的未来。

通联:638300四川岳池九龙大街398号  冉启成
电话:13551611075
邮箱:ranqicheng@126.com
新浪博客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ranqicheng

0

主题

0

好友

0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在线时间
3 小时
威望
0
金钱
0
贡献
0
最后登录
2008-7-2
注册时间
2008-6-23
帖子
4
精华
0
积分
0
UID
27
发表于 2008-6-23 19:13:36 |显示全部楼层
校园随笔(三题)

四川/冉启成

渴 望 一 声 问 好

在乡村教书,中午的时光,有时只能在校园里悠闲,或者靠在某一处神游。
又是一个中午,我背靠着教学楼走廊的护栏,望着楼梯间出神,不经意地看着楼梯间上上下下的学生。几个午休的小学生在走廊里嬉戏着,他们跳绳,或歌或蹦。我也无所事事地哼着。
这时,一个大约三十几岁模样的人,走上楼道,迎面而来。我注意着。职业的敏感,让我想到了学生,想到了学生的家长。
这人走上走廊,与我几步相距,再转身望教室走去。跳绳的同学,其中一位马上迎过去,说了几句什么,那人便经直折回身又向楼下走去。我呆望着。那人似乎没有正眼看我一眼,他走来了又走去了。
他离去,我也似乎没有在意地望着他的背影。我仍看着欢笑着的学生,我仍存一点好的心情。
当一个手里拿着两个广柑的同学走上走廊,走进教室,我好奇的心这才驱使我马上叫过先前答话的小同学。
我问了起来:“刚才那人是谁?”她一时语塞。我又说道:“你不认识怎么又在招呼!”她马上说:“欣欣知道。”我说:“好吧,你去问一问。”见我问话,远点的另一同学马上说:“那是梦梦的爸爸,”……
此时,我仍靠在护栏上,我仍不经意地看着楼梯间上下的学生。
现在接手的这个班,我已教三年多了。我不在乎学生家长有几人熟悉他们孩子的老师,我更没有在乎时下社会一些人对乡村老师的冷漠。时不时一些没有多少文化的老爷爷老奶奶说一些不大在理的话,我又怎能在乎地放在心上呢?
但是,想到这些,想到刚才的一幕,我分明地,不经意的悠闲的心情慢慢不见了,看学生嬉戏时的和悦面容在消失。我感觉到了我的茫然,我感觉到了我心里的疼痛。
我想到了时下的师者之风,想到了学者之气,我更想到了乡村一些为人之父的学生家长对教育不经意的冷淡。
我甚至想得更远。
我常常在乡村的堂壁上看到“天地君亲师”的牌位,我深知中国传统文化中蕴涵的尊师重教的传统。今天的师者在人们的心目中是那么的差吗?
我不想去说普通教师时下背负的是是非非,我转过身,向教学楼下的远处望去。我看到了远处山野的沉寂,我看到了冬天乡野大地植被的萧条,我更看到了土地在冬日呈现的裸露、荒凉和贫瘠。
时下的社会风气,我能说什么。我呼唤学生、家长、师者之间的和谐,我甚至渴望学生家长见到老师时几句热情的寒喧,几句对学生成长的期望与关怀。我也渴望一个点头的问好:一个淡淡的微笑——
仅此而已。

冬天里的温暖

四川/冉启成

这个冬天天气照样寒冷,北风呼呼地吹在教室的窗户上。同学们的小手红肿着,但仍不停地翻着书,冒白汽的口中,发出朗朗的读书声。
岁月缓慢地行进着,冬天的时间仿佛更漫长。我照常每天早早地来到教室,一边看同学们读书,一边在教室后面走来走去,以这种特有的方式表达对冬天的回应。
眼下的班级是我工作以来接手的唯一一个小学最低年级的班。看着一个个幼稚、顽皮不懂事的孩子,有时我真的不知该如何带好这帮“小弟子”。起码你得拿出十分的耐心,你得学会避急燥的“慢慢来”。
事实上,面对这些无知的小淘气,你又能怎样呢?他们真的是一点也不懂事的小孩儿啊!
也是在这个冬天,我告诉一位朋友,多年前,我曾自豪于自己一手流利的粉笔字。那时,我面对着较大一点的初中生,随和、自如地用粉笔在黑板板书和教学,讲课放得开,字写起来也流利自然。后来,我改教小学,天天面对着的是相对较小一点的小学生。写字得慢慢改,教学方式也得慢慢改。我必须得一一改变和适应。后来,我的字也发生了很大变化。我指着黑板上的字说,这是我从相对自如的书写到一笔一划书写的变化,这变化也正好应和了我近些年在命运中挣扎的轨迹。它让我不是一笔一划地学会低下身子老老实实做人,而是沦落为“不伦不类”,而是沦落为肤浅的心浮气燥。
冬天不紧不慢地过去着,一个个幼稚的面孔我熟悉着。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在时间中,你得接受这种磨性子的慢,你得低下头来做事为人。慢慢的你学会了理解老先生头发的白,你学会了理解长者面容慈祥的仁和慈。
天使的面孔真的能让你微笑。
就这样你沉浸下来,慢慢地弯下了腰,屈下了高大的身子。当你真正的弯下腰时,你看到的是人生的另一种境界。你也就在这时看见了天使的微笑。你没有理由不向亲近者、不向天使微笑。你没有理由用虚空对待真实和圣洁。
我开始为某些粗暴不安,我学会了仔细阅读一张张幼稚的脸。看着一张张笑脸,看着这一张张天真无邪的笑脸,有时我真的不得不低头检点自己的某些不尽人意的“粗”。
冬天是寒冷的,但有时心是暖暖的。你会为一双小手递过来的一颗糖、递过来的一个橘子而真心感动。你也会为稚气的微笑而会心的笑、而真心地笑。当你澄净下来,你发现自己慢慢地真的低下了昏昏然的头、真的弯下了自己的腰。你想起鲁迅先生的“俯首甘为孺子牛”。你握小手的手越来越紧,你握冬天冰凉的小手越来越紧。你的语言越来越温和,目光也越来越亲切。
——这个冬天你的心越来越暖和。
时光在缓慢地向前,冬天的北风在教室外吹。你站在讲台有时真的忘了冬天的寒冷,你行走在操场,你没有理由不为围过来的孩子微笑。
我第一次接手小学一年级,我第一次感到了这个冬天的温暖,我感到了当初担心的多余,我感到了再没有更合适的适应。我真的就应该是这些小东东的“猴王”。
冬天是寒冷的,在这个冬天,我心是温暖的。
2007.12.

不  惑  之  梦

四川 冉启成

和朋友交谈,谈及现在的心境,我说了两个字:迷惑。
光阴荏苒,岁月流逝,不觉人到中年,这中年真是人生的一重要的门槛!我们这些生活的跋涉者,不知不觉已心境困惑,身心疲乏,感叹多多。
多少风华年的人和事,多少当年踌躇满志的情怀,多少的壮心不已,都已烟消云散。再看眼前,前路茫茫,去意匆匆,多少事困扰,有几时畅怀开心。真是不觉黯然神伤。你既感叹时光的流逝,又肩挑生活的重担;你既想去时路,又念来时经。这时,你多想有一片人生的港湾,但你却站在了人生的浪潮头。
朋友说,疲乏来自心灵,忧虑来自自我。我很赞同朋友的观点。细细想来,这本是有道理的。但,你得面对,你毕竟生活在现实里,你能在现实中完完全全的舍弃吗?你能置诸多于不顾吗?人生总是牵挂缠绕,你可能是想了小家庭,还得想大家庭;想了当前,还得想未来。甚至国家大事,你也得想一想。谁不爱自己的祖国呢。儿女的事,双亲老人的事,哪一件你不牵挂,哪一件你可不闻不问?
你会又想起单位领导的脸色,这脸色你能不看?工作的担子,你可不可以不担?别人下岗了,下岗的人可能羡慕你的一份稳定的工作,你能不在乎你的这份工作?领导说不定可能就是凭此压你的砝码呢。
站在这人生的路口,你会心未老,壮心犹存,但生活的重压却已让你低下了高傲的头。当年少年意气,你或者忌恶如仇,或者刚直不阿、拍案而起;你谈时论政,踌躇满志,几多少年情怀。现在还有几多棱角?好像你学会了圆滑,你已经学会了世故圆滑。人的想法很多,现实的诱惑也很多,这些你都不得不想。你毕竟是一凡夫俗子,舍弃不可能干净,抛弃不可能利索。你的境界不可能达到心如止水。恐怕这样过上几年,你会觉得人老了许多。现在你是不是就有了沧桑感?
我向往美好的未来,又常感内忧外患。我热爱生我养我的土地,我又多么真实地扎根于现实的土壤,经受着世态冷暖冰凉。人生更有多少的风风雨雨啊!昨夜一夜春风起,花落知多少?今夜一夜秋风至,落叶知多少?对镜东瞧瞧西瞧瞧,不觉霜染鬓。
人生四十真是退亦忧,进亦忧啊!
与朋友佩佩而谈,不觉几小时过去了。茶已淡,天色行将晚,虽去意茫茫,暮色中是不是有什么在召唤?家啊,你是不是人生的一片港湾?我笑着说,老弟,你是否已理解了我一个四十岁人的心境。朋友笑了笑。
暮色中,今晚我们各自回家吧!

通联:638300四川岳池九龙大街398号  冉启成
电话:13551611075
邮箱:ranqicheng@126.com
新浪博客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ranqicheng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Archiver|手机版|天下诗歌论坛 ( 蜀ICP备09019861号 )

GMT+8, 2018-10-17 14:55 , Processed in 0.153516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 Licensed

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回顶部